橙子没有皮

落花时节又逢君(一)


接着上篇继续讲没说完的故事~欢迎各位小可爱留言讨论哦~

 

       秋月悄悄升入正空,舞乐坊依旧歌舞喧嚣,唯有这座雅间静默的仿佛能察觉到彼此的呼吸。

       奕秋放下手中的折扇,噗嗤笑出了声:“河伯,虽然你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丑了些,但看着威武雄壮,十分气派。”

       河伯收回手里的烟斗,站起身走到雕花栏旁,望着笼入月色的浮云,轻轻叹气:“本尊何尝不喜欢这身皮囊,只不过那日无意发现宓儿拿着本尊年轻时的画像看了许久,她或许还是喜欢本尊年轻时候的样子……”

       河伯此番话似有淡淡忧愁,奕秋听闻后察觉此事并不是玩笑,一改方才调笑之色,表情甚是凝重,沉思良久后,放下折扇:“这换形可不是易事,你可知要损耗多少修为?”

       河伯苦笑:“本尊何尝不知,只是但凡宓儿喜欢的,本尊都想成全。”

        河伯对洛神一往情深,妖凡二界无人不晓,只是奕秋没想到竟情痴到了这份地步。

       “所以你来找阿蛮姑娘?”奕秋看了眼坐在一旁的阿蛮,又道:“你一介霸主都搞不定的事,她还能?”

        在旁听故事的阿蛮,充满歉意的望着河伯道:“妾身认识一位旧友,他似乎擅长此类换形之术,只是据上次见面,已是数月之前,目前暂且未能打听到他的消息。”

       奕秋把玩着扇柄,想他这个神都小灵通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?笑话……于是问了一句:“你那位朋友叫什么?”

       “幽炼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奕秋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个名字的来头,难不成还真有他不知道的人?又继续追问道:“长什么样子?”

       “唔……他常以假面示人,懒洋洋的,总喜欢躺在一面镜子上。”

       听阿蛮一番描述后,奕秋总觉得这个模样像是在哪里见过,努力回忆了许久,忽然想起前几日,小没良心的带回来面镜子。

       他正想照照自己的盛世美颜,却不料里面蹦出个姑娘来,对着自己打了个哈欠,吓得他魂差点没了,虽然他就是一只鬼魂……

       “你这位朋友,我似乎知晓她在何地。”

        阿蛮和河伯一脸欣喜的望向奕秋,奕秋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着自己收拾了半个时辰的行李,喃喃道:“果然又是要回去了呢……”

       待奕秋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回到降妖师宅邸时,降妖师花枝才与师叔洗完澡,送他出府,一行人在大门口相遇。

        花枝见这狭长的小道被一群鲶鱼小怪占满,尴尬的挠了挠头:“河伯大人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

       奕秋瞥了她一眼:“他是来找你上次带回来的那面镜子,有要事相求。”

        镜妖?花枝心里暗自猜测,竟然劳烦河伯亲自上门,难不成镜妖趁她不注意在外面闯祸了?

       送走李淳风后,花枝忙招呼着一行人进屋。

       河伯跟随着二人进入宅子,后面一群鲶鱼小兵也想往里进,花枝见后立即制止,她可不想自己新修的门槛又被踏破。

        “河伯大人,您看我这宅子如此安全,用不着再带着它们是吧,嘿嘿……”

       河伯一心想着自己换形之事,连连点头,遣散身后一群跟班,催促花枝将那位神秘的大仙叫来。

       河伯嘴里那位大仙,是个懒散的妖怪且脾气不太柔和,成天都窝在镜子里睡觉,花枝一般不敢去打扰。但今晚见河伯似乎有急事,便领着河伯来到廊檐下,万幸此时的镜妖正倚在镜子上观赏花草。

       还未等花枝介绍,河伯早已抢先一步来到镜妖面前,文质彬彬伸出自己的鲶鱼大掌拱手道:“在下河铮,黄河水神,不知姑娘芳名?”

       镜妖打了个哈欠,收回欣赏月色的目光,瞥了眼身形伟岸的河伯,拨了拨自己的头发,“老夫幽炼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河伯一怔,再次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位女子,确定刚才那“老夫”一词想必是出现了幻听。

       花枝忍住笑意,连忙解释道:“河伯大人,这位幽炼,姑娘模样只是假身,实为男人……”

       河伯心中大惊,竟有如此神奇之事,立即道歉:“是在下眼拙,不识隐士庐山真面。”

       幽炼呼了口气,摆摆纤细玉臂,“不碍事,老夫早已习惯,不知河伯大人所为何事?”

       河伯面色一沉,“听闻隐士精通换形,此番前来恳请隐士能帮在下重返年轻模样。”

       镜妖还未发言,一旁的花枝惊呼出手,双手捂住嘴,两眼星星直冒:“河伯大人,你终于想通了,要变回年轻时候的样子吗!”

       奕秋执起手里的扇子敲了敲花枝的头,“擦擦口水,都要滴衣领上了……喂喂喂!那是我的袖子!”

       花枝两眼发直,死死盯着河伯,仿佛下一秒那传说中英俊无双的模样就会出现。

       镜妖转过身子正对这位妖市之主,细腕轻轻托着腮,用目光仔细量了量眼前巨妖的身形。

       毕竟河伯当年那副皮相可谓惊艳四海八荒,无论妖凡二界,拜倒在他玉翡衫下的痴女数不胜数,听闻还迷惑了大群公子少爷……就连他幽炼都忍不住尝试变形多次,且尚未能幻化出那副模样。

       “自妖凡二界来往甚密后,受凡气浸染,咱们这些妖怪修为已大不如从前,况且重修年少之貌可谓逆天,不是小事。”镜妖说及此,不免叹了一声气,继续道:“大人当年为了如今这副皮囊也是下了不少功夫,如今又何故折腾这一遭呢。”

       坐在一旁吃瓜的奕秋赞同镜妖所言,咬了口脆甜多汁的瓜瓤,囫囵道:“我觉得幽炼姑娘……不,幽炼老儿说的很有道理,指不定洛神她这阵子感时伤怀,隔几日就好了,您老人家还是莫要折腾的好。”

       奕秋身边同样吃瓜的花枝就不同意了,举起手抗议道:“我觉得河伯大人可以适当改变一下容貌,毕竟还是当年的样子好看呀!何况,我还想见见呢……”

       此话一出,奕秋当即将瓜皮扣在了花枝脑袋上,“你个小屁孩懂什么,你们凡人生老病死皆有命数,难道我们妖灵就没有所要遵守的命理了么,强行逆天改命,那都是要接受惩罚的。”

       花枝摸了摸发丝上的西瓜汁,强忍住心中的怒气,若不是见奕秋最近心情不佳,早拔剑了。

       “会有什么惩罚?”

       镜妖打了个哈欠,强撑着快要耷拉下来的眼皮,看在此刻心情不错的份上,耐心为花枝解释。

       “对于咱们妖怪而言,和你们凡人一样,随着日月流转,四季更迭,都会有老去的那日,谁又能扭转时空强行留住当下不该有的东西呢?即便西王母也是做不到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花枝似乎明白这个道理,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 河伯听后有几分失落,作为妖君,他何尝不知重新幻化年少模样是件无法完成的事,不过是抱着一点点的侥幸罢了,这点侥幸也仅仅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罢了……

       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告辞……”

        三人望着河伯怅然若失的背影,映衬着凉白月光略显萧瑟,那庞大的身躯不知因光影折射还是何种原因,竟显得有几分柔弱。

       花枝自认识河伯以来,从未见过他这番模样,忍不住开口恳求镜妖想个法子。

       镜妖这样的老头子,最耐不住小姑娘撒娇卖萌,揉了揉太阳穴,最终还是叫住了已走到大门的河伯。

        “大人,老夫倒是有个法子能助你幻化成年少之貌,却只能维持一日,却要损耗你大半修为……可愿意?”

       河伯倏然转身,嘴角两根鱼须因心中迸发的喜悦而隐隐颤抖。

      “当真?”

        镜妖一愣,勾起抹浅笑:“大人别太大期望,说来终究也不过是场镜花水月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“我愿意。”河伯毫不犹豫。

          镜花水月又有何妨,哪怕只有一眼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

 

 

离家出走的一晚

既后宫的怨念后,又想写第二篇啦~内容全虚构,就看个乐子吧~笔芯给各位喜欢的小可爱^_^

 

      前阵子新来的司弈因为拥有一副男神嗓子,会说几句情话,把小没良心的迷得是五迷三道。如今又来个八块腹肌的吴支祈,奕秋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。于是挑了个秋高气爽,月明星稀的夜晚,决定离家出走。

      奕秋孑然一身,能带走的只有他的棋盘和两罐棋子。离开时经过澡堂门前,桃花香气的热晕一股股扑面而来,伴随着李淳风的笑声阵阵,他不禁低低又骂了句小没良心的!

      站在澡堂门外沉思的吴支祈,已经好几天没和约架了,此时正手痒难耐,见奕秋扛着棋盘从面前走过,出声道:“病佬儿,我们不如来打一架吧!”

      奕秋瞥了他眼:“走开!你个八块腹肌的男人只配看门!”

      说完唤来一朵云离开了宅子。

      步入深秋的洛阳,夜里早已有了凉意,奕秋抱着棋盘孤零零的在天上飘,寻思着今晚找个地方落脚。云停在了舞乐坊的上空,还没站定,如花大姐的声音便飘了上来。

      “哟~这不是秋大人嘛,有空到里面小酌一杯呀~”

       奕秋默默凝望着膀大腰圆的如花大姐,打了个寒颤,腾云正欲离开,却见另一个膀大腰圆的身影从街角处一溜烟窜了进去。

      鼻尖轻轻一嗅,空气里带着丝丝河腥,是河伯府的人,这体型,难道是二胖鱼妖……

      这二胖不好好去鱼塘带着小弟们作乱,跑到舞乐坊来做什么?

      奕秋终究按捺不住自己八卦又爱管闲事的性子,从云端跳下,一同进了舞乐坊。

      今日是阿蛮姑娘出新舞的日子,舞乐坊早已宾客盈门,歌舞喧哗。霓虹彩灯如水上波纹来回涌动,酒香混杂着姑娘的脂粉香气充斥着整个乐坊。

      奕秋这样只懂下棋的少年很少来这种莺歌燕舞之地,表面镇定,实则慌的一批。

      两只眼睛来回转动,避开所有莺莺燕燕,专注搜寻着二胖的身影。

      此时,乐声停,阿蛮姑娘舞毕,众人起身欢呼。骚乱间,奕秋敏捷捕捉到二胖鬼鬼祟祟窜入一个小雅间,他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     “抓我呀~来抓我呀~大人~”娇滴滴的声音传进奕秋耳里。

       好啊,这个二胖鱼妖,工作时间擅自外出寻欢作乐,真是胆大包天……

      奕秋踹开门,正义凛然道:“好歹在下与河伯多年交情,竟没想到他手下竟有如此玩忽职守之辈。”

     话落,从袖中掏出一罐白玉棋子丢了过去。

      鱼二胖显然没想到在此地能遇见老熟人,吓得肥硕的身躯一哆嗦,整个屋子跟着颤了颤。

      场面分外僵持,此刻柔和的女声自背后而来。

      “大人,这里准备了些瓜果酒菜……”

      奕秋回头,只见阿蛮端着琉璃盘子走进来,在与自己眼神交错间,阿蛮有片刻呆楞。

      “秋兄,你怎么来了?”阿蛮问道。

       奕秋面色一沉,望着被抓了个现形,此刻正十分尴尬的鱼二胖,幽幽道:“好你个二胖,河伯让你做了鱼塘管事,就长胆子了?连阿蛮姑娘都敢勾搭,不怕那个玩剑的削死你?一个大招下去,你等着成生鱼片吧!”

      阿蛮一听,立即上前准备解释,却被奕秋打断,只见他扭头瞪着鱼二胖: “本少爷最见不得你这些无良之辈,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!”

      话落,撩起袖子,从腰间掏出棋盘,他可是也有大招的男人!

      倏然间屋内上空被棋阵笼罩,数到金光从棋子中破出,就在快要砸向鱼二胖的刹那,只听一声巨嚎,河水顷刻从鱼二胖嘴里涌出,一波一波朝奕秋淹去。

      “够了!”鱼二胖怒吼一声。

       奕秋全身湿漉漉的站在水里,望着眼前的二胖,只见他大掌将身上伪装的皮掀掉。

      绿色的脸……褐色袍子……明珠发冠……最重要的是那双……卡姿兰大眼睛!

      这不是河伯最近买的新衣裳吗……奕秋捂住嘴,惊讶道:“河伯……你你你,原来是你!”

      河伯面色微窘,轻咳了声,将自己的大烟斗拿出来吧咂了小口,才慢吞吞道:“你们年轻人就是太冲动。”

      奕秋接过阿蛮递过来的绢子,将脸上的水擦干,坐在河伯旁边,语重心长握着他的鱼爪说道。

      “河伯老儿,无聊就来找我下棋啊,干嘛跑来找姑娘玩,何况,这阿蛮姑娘早已名花有主,对方无论财力、武艺、相貌……欧不……人家长得比你好看,虽然比不上年轻的你,但是你现在也是人老珠黄了呀,别自讨没趣了。”

      河伯鱼颜大怒,一掌掀翻桌子,将奕秋衣领提了起来,斥道:“上次下棋你耍赖赢了本尊,还没找你算账呢,如今当众诋毁本尊声誉,不给你点教训,不知道本尊叫什么!”

      奕秋气定神闲的摆了摆手,“你揍我吧,被挨几拳又有何妨。但若是让洛神她老人家知道您今夜来了舞乐坊……”

      河伯一听洛神二字,立即松开手,没好气道:“你竟然敢威胁我?”

      奕秋展开扇面,扑了扑鼻尖:“不敢不敢,只是最近杏花村酿了新酒,洛神总去买酒喝,在下遇见多次,下次见面寒暄起来,这件事到底说还是不说呢?”

      河伯脸倏然发紫,平心静气道:“奕秋小儿,看在你我多年交情份上,这件事不说为好……何况,本尊此番前来找阿蛮姑娘,是有要事相求。”

      奕秋啧了啧嘴,表示不相信:“那你为何要假扮鱼二胖的样子?”

      “他去作乱不也假扮本尊的模样吗!”

      ……好像有点道理,奕秋暂且相信,点了点头,“那你此来所为何事?”

      河伯犹豫一阵,道:“………”

 

  

  嘻嘻,想看下回分解的小可爱请点一下喜欢吧~~~下篇继续~~

来自后宫的怨念~

       寅时,银月缓缓现入云间,洒下片片霜雪融进男子素白衣衫,一声叹息,修指终结了寥寥琴音。

        “伯牙兄,这似是你第三次无心奏琴了呢。”

        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伯牙回眸,只见弈秋从屋内踱步而出,施施然来到自己身边。

        “怎么?难不成记挂着那个小没良心的?”

       伯牙眉头微锁,柔声道:“降妖师情深义重,你切莫诋毁。”

        弈秋微微一怔,嘴角随即扬起丝丝不屑,“哼……见一个爱一个倒真真是情深义重……”

       伯牙拂袖,淡笑:“此话怎讲?”

       弈秋唇亲启,还未出言,思绪飞回和降妖师相遇的那日……数道金光从命盘里飞出,想他自幼头脑聪慧,堂堂一代棋神,沉睡多年,原本以为能将他唤醒的,该是李淳风那样的,再不济永宁也算凑合,却没想到是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……这也就罢了,竟然看自己的眼神颇为嫌弃,嘴里还嚷嚷着没有……腹肌,不知是什么的鬼东西。

        “昨晚不是还嚷嚷着想得到那个淮水大妖怪吗……”弈秋暗暗翻了个白眼,“成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野猴子有什么好,不就是背了个大月亮吗!我还有棋盘呢!”

       掩在折扇下的脸在朦胧月色下,伯牙看不清是何情绪,却是听出了些酸意,正欲开口安慰一番,只见一道窈窕身影执长枪而来,头顶的猩红火焰带着灼意。

        “伯牙,听闻小毛孩最近忙着捉妖,竟然没带上你?”

         伯牙苦笑:“降妖师好友家里的那位,听闻已修炼到五层秘境,那是我参悟不透的境界。”

       金乌虽身为太阳神,说话却凉如寒冬飞雪,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。见今夜本就郁郁寡欢的伯牙兄,此刻神色更为黯淡,弈秋也想起自己被臭丫头嫌弃的境遇,不禁打了个寒颤,瑟瑟缩在伯牙身边补了一句:“自你女儿被领进家门后,你……不也被晾在家里看门嘛……”

       金乌侧头,这才发现原来暗影下还站了一人,她记性谈不上好,但对弈秋的印象尤为深刻……那个常年病恹恹,一副没睡醒的围棋少年,不专注提升修为,只搞副业的年轻人本就不让人喜欢了,他偏偏还生了副不会讨好的嘴。

       “比起从未带出去溜达过的人而言,吾还是陪伴了小毛孩一段时日。”金乌说罢,闪动自己的独翅,月光在黑羽上下流转,闪着柔和光晕,“好在小毛孩是个知恩之人,给吾做了这套衣裳,倒是你,来家里也有段时日了,怎还是这身穷酸袍子?”

       弈秋气得全身哆嗦,恨不得将自己棋盘抱出来砸死这个傲慢的太阳神,可自己技不如人,不敢轻易动手。二人如此斗嘴已是常事,伯牙扶额轻轻叹气,余光瞥见新来没几天的司羿,潜心修炼,似乎很少与他们有所交集。

        “司羿兄~~~~”伯牙朝站在桥上远望的司羿挥了挥手,红衣男子执着弯弓收回神游的目光,锁在不远处的三人身上。

        “找我何事?”

        金乌虽然身上的伤痕早已痊愈,可在看见司羿后,心中尚还残留些许畏惧,无声向后退了一步,神情依旧高傲淡漠。

       弈秋面无表情瞪着眼前的红衣男人,这屋檐下,最不喜欢的就属他了,明明同时被那没良心的领回家,待遇可真是天上地下,好吃好喝供着,每天还能收到各种各样的小礼物,还偏偏都是自己喜欢的!上次看上了个玉如意,正寻思着如何找小没良心的讨要,理由没想好,却见司羿已经拿着它在院子里撒欢了!

       伯牙抱着琴,对司羿和蔼道:“最近总见降妖师为了讨你欢心,去各地寻宝,她还是很上心的。”

        司羿挠了挠头,木讷道:“降妖师是难得的奇才,尤其在寻觅猎物方面,天赋异禀。”

       “呵……”弈秋摇了摇扇子,似笑非笑道:“你这身衣裳躲草丛里,瞎子都能瞅见。”

       伯牙和金乌默默对视,尴尬一笑。

        司羿望着弈秋,似乎听懂了弈秋的意思,难道是对自己的衣服有意见?看他的目光有几分茫然:“你似乎很不喜欢我?”

       弈秋一时语塞,支支吾吾半天:“谁讨厌你了,我不过是不喜欢那位降妖师罢了,一个柔弱女孩子能办成什么大事,她以为她真的能继承她师傅衣钵吗!”

       “吾认为小毛孩虽羽翼未丰,但终归一天,能独当一面,就像我的女儿一般……”金乌冰冷的眼神里难得漾起点点类似母爱的光辉,伯牙赞同金乌所言。

       见三人如此,弈秋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望着地上被树枝剪碎的斑驳月光,沉默片刻后,转身回屋。

       司羿望着远去的背影,道:“他似乎很不喜欢降妖师?难道是因为舌战总输的缘故?”

       伯牙嘴角轻扬,望着湖中的月亮淡笑不语。不知过了多久,轻柔的声音响起。

       “他脑子聪明,与我们对弈舌战何曾输过?不过是让着降妖师罢了……” 

       话落,阵阵夜风翻过墙苑,吹落一树粉樱,簌簌飞花似雪。